今天是 欢迎您的到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做文字的有心人。
    书斋主人: 家长
最新文章   
· [荐]妈阁,妈祖,女菩萨
· [荐]诚实阅读,用心阅读
· 把等待变成一场决斗
· 断魂枪(老舍)
· 八月骄阳(汪曾祺)
· 窗中戏剧
· 娶新娘的车
· 一匹从未赢过的马
· 一匹从未赢过的马和一辆娶新娘的…
· 毕淑敏散文

最热文章   
· 一匹从未赢过的马和一辆娶新娘的…
· [荐]妈阁,妈祖,女菩萨
· 把等待变成一场决斗
· 娶新娘的车
· [荐]诚实阅读,用心阅读
· 一匹从未赢过的马
· 八月骄阳(汪曾祺)
· 断魂枪(老舍)
· 窗中戏剧
· 张晓风散文集
首页 >> 方沫的书斋 >> 读书札记 >> 说书评书   
妈阁,妈祖,女菩萨

本信息由 于 07-12 13:07 发布 共586次访问/6条评论 《妈阁是座城》读书札记
     我是写还是不写呢?犹豫了一天,还是忍不住,就写了吧。

 我记性不太好,不确定今天写了的明天我还记得是我自己写的,所以一定在我还没有忘记之前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碎片记录下来。

《妈阁是座城》放Kindle里已经有大半年了吧,一直提不起兴趣看是因为没有时间看,而且因为是跟赌有关,我之前被周星星的赌片狂轰乱炸过,自行补脑了很多画面,所以兴趣缺缺的。

总的来说,能让我一口气看下来的小说不会是太坏的小说,更何况作者是严歌苓,我读过她的几部小说,对她印象不差,在看过据说和她个人经历相关的《无出路咖啡馆》后,对她就有点喜欢了。

主人公梅晓鸥的职业设定挺特别的,女叠马仔,通俗的讲就是赌场里的掮客。从这职业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干男人事的女人。问题也就出在了这上面,女人的弱点和职业的弱点。女人的弱点是什么?心慈手软。这个职业的弱点是什么?就怕心慈手软。所以在人物职业设定之初,矛盾就开始了,不是出在与她周旋的三个男人身上,而是出在她自己身上。果然,这部小说就没有多少阴冷、残酷、血腥的社会现实的描写,有的只是一个女人被自己身上的那点小情小爱牵扯,不能自拔。得,最后她干脆就不拔了,俨然一个救世主,想要救史奇澜,还要救段凯文,顺便还救了自己差点就魔障了的儿子,忘了说,这个儿子就是她和第一个她爱上的赌徒卢晋桐的爱情结晶,对,她还拯救过身患绝症的卢晋桐残破的亲情。于是我看到的是什么,是一个女叠马仔因为职业需要必须拉人入赌海换取酬劳养家糊口之后又企图以女人的慈悲将他们救出苦海的故事。而且她要救的不是一个,还是三个,最后她把自己委身给了其中一个终于回头是岸了的艺术家,又把这个男人打包送回了曾经背叛过他的妻儿身边。阿弥陀佛,她一定是佛祖派来赎罪的。

但她有什么罪呢?如果她有罪,那就是对七情六欲没有做到抛却脑后,置身事外,这一点,她一点都赶不上梅家的祖奶奶,梅吴娘。那女人,活到绝性情。所以读下来,我反倒觉得这梅吴娘才是绝情绝性的真性情之人,这梅晓鸥,弱暴了。

我记得严歌苓是很擅长写苦难的,在《陆犯焉识》中,对于被陆焉识被流放到西北荒漠关押时的生活,那种灰到不能再灰,灰到尽头是黑的生存状态让我心悸,总觉得跟着患了严重便密的陆焉识一样,肠子都拧成了结。《妈阁是座城》里也写苦难,却更多的是集中在梅吴娘身上,这是一个差点被赌毒害到孤家寡人,断子绝孙的人。她那么绝决的溺杀了自己的三个刚刚出世的儿子,只因为她婆母的轻视和她自己“太怨恨太小看男人了”,可是是不是因为恨得绝然了,就因果不平衡了,结果到了梅晓鸥这一辈,又轮回到了被赌牵扯的命运里,最后甚至还被引到了做女叠马仔这个行当里来。“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这因果之间的逻辑总有些勉强——梅大榕可是咎由自取的自杀,受害的是梅吴娘。到梅晓鸥这儿,怎么也谈不上偿还赌债啊。事实上,她是所有人物的债主,只是这债,讨得辛苦,终究还是输给了一个赌字。反观梅吴娘,其实也输得够惨烈的,十六待嫁之身拖到二十六岁才嫁了出去,象个生育机器一样生了七个孩子,存了四个,自溺了三只,自己的老公最后还是因为赌得彻底,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投了海。要说有因果,是因为梅吴娘溺杀了三个她认为极有可能子承父业,成为职业赌徒的梅家子嗣?那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梅晓鸥会被三个而不是四个五个赌徒纠缠掉了一生了。

其实梅晓鸥也是个赌徒,她从来没有想过拿了丰厚的叠马仔酬金就退隐了做一份安安份的妇人职业去么?别告诉我因为有史奇澜的那份烂帐在那,那只是个借口,换一句话说,那份烂帐并不是她欠的赌场的,而是史奇澜欠的她的。要知道赌徒的输就是她的赢,她的人生是“因为这些一文不值的人格买下别墅和宝马。”所以她总会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觉得对这些沦落的人格要负上情感上的责任,因为她常常在做这一行的时候分不清楚自己是个女人还是个女掮客。

这部小说里,据说是以人性的角逐和绝杀见长,难怪我总觉得不够畅快。

之一:女人梅晓鸥过于妇人之仁了。小说中不止一次的描写了梅晓鸥的恻隐之心,这倒有点象泡沫剧里的女主了,那么聪明的人偏生活在浊世中,善良地做着大家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事情。梅晓鸥这样的事可没少做。但是没办法,她就是这么任性的人,终其根本,她不是梅吴娘,她是梅晓鸥。

之二:赌徒段凯文还不够寡廉鲜耻。小说中对赌徒有着细致入微的刻画,但横竖是不要脸,但为什么感觉这些人还是欲遮还羞呢?难道这就叫人性的虚伪?我在现实生活中旁听道说的赌徒的故事都比这情节要跌宕起伏、无耻可憎得多。如果段凯文是负责来泥足深陷的(还没到万劫不复),那史奇澜就是负责来重新做人的,他不但要脸,还情要义,要在情爱中重生,这是一个多么深刻的门面担当啊。据说严歌苓为了写这部小说曾多次亲上赌场去体验过生活,我在想,她为什么不去表现赌场暗处的血腥与绝杀呢,仅仅因为她要展现的是人性的角逐和突围,还要留点善念在人间。所以段凯文,干得漂亮!

之三: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在看电视剧的感觉,玛丽苏剧情时时闪现在我的眼前。难道男一、男二、男三不都在和女主玩着各种小暧昧么?难道女主不是一个以爱之名要去拯救所有男主的菩萨形象么?但这或许就是生活,每一个人的存在都折射出许多他人眼中的镜像,然后又彼此互为镜像。我们一方面想要快意江湖,一方面又在儿女情长,一方面怨恨地诅咒,一方面又在怜悯和恻隐……纠结的人生大概就是这么狗血的。

之四:把一个比较隐秘的职业拉出来晒太阳,却没有把这个职业的背景和存在的实质写透,而过于纠结于人物之间的情感、人性,总觉得有些虚晃一招的感觉。所以总的来说,这本书我读得不畅快,总觉得缺了点淋漓尽致,不太象我之前看到的严歌苓的文风。这本书绝不适合那些将要成为赌徒和注定成为赌徒的人看,也不适合那些将要成为坏人和注定成为坏人的人看,不然当他们掌握了女性的弱点,不知道又会对这个世界生出多少妄念。所以,梅晓鸥,你混啥哟。

不过妈阁可是大有来头,里面供奉着妈祖神女,她可真是一位女菩萨……(此处就不联系,不展开,不分析,以此省去数万言。)

我想起来不久前看到的一位喜欢读网络小说的人的话了:“我就不喜欢看那些太深刻的文字,不动脑子傻乐,多轻松呀。”我是不是找虐型?

 


我要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的书斋】
【打印此页】 【关闭本页】